主页 > Z家生活 >《决战终点线》最惨烈的战役 >
2020-06-10

《决战终点线》最惨烈的战役

资料协助提供 乐到家国际娱乐
要用一个词彙来标誌’70年代,那幺「无政府」可能是最适切的。诚如庞克名团Sex Pistols在1976年的单曲名称〈Anarchy in the U.K〉所传达的讯息,石油危机带来的经济瓦解,让群众不再嚮往庞大的组织化社会活动(这在嬉皮的’60年代可说是种流行),转而专注于更满足个体性的体育和传媒娱乐。赛车方面,燃油的高成本,也导致超长距离的跨国GT赛事式微,而封闭赛道赛却愈加流行。结合电视媒体的F1实况转播,成为’70年代的新集体狂热。1976年F1赛季,是那个世代最难忘的共同记忆之一。

《决战终点线》最惨烈的战役70年代无政府化的个人主义文化,在《决》片中也呈现了这样的时代气氛。
命运的伏笔
虽然James Hunt在1975年表现令人惊艳,但车队老闆Hesketh爵士却宣称其财务状况已无力再製造下一位英国世界冠军。被迫失业的James很幸运地在1976赛季前夕,遇到两届冠军车手Emerson Fittipaldi离开McLaren车队;当时,他是唯一能够填补McLaren空缺且有经验的车手。虽然学会控制情绪的他开始为McLaren赢得数场分站赛,但时而暴躁的脾气仍使James做出用拳头攻击车手和赛会人员的恶行,甚至站在跑道上向着困惑的对手飙髒话。

《决战终点线》最惨烈的战役学会控制情绪的Hunt,开始成为颁奖台的常客,但火爆的场面依然经常发生。
另一方面,他的宿敌兼密友Niki Lauda则在1975年横扫摩纳哥、比利时、瑞典、法国和美国等站而拿下该年冠军后,于1976年赛季持续这股气势。不同于性情如希腊酒神般狂放的James Hunt,似阿波罗冷静理性的Niki即使对于象徵荣耀的奖盃也视之为无用之物。他甚至将它们送给邻近的车行,以换得免费洗车的优待。也许是此举触怒了F1赛车之神吧?眼看在1976年已然拿下5场胜利的他,就要重演去年的夺冠情节,未料却在德国站险恶的N?rburgring赛道遭逢噩运。

《决战终点线》最惨烈的战役1976年赛季的夺冠舞台,可说是专属于James Hunt和Niki Lauda两位亦敌亦友的车手。
火与水的淬炼
早在德国站开赛前一週,当时跑出N?rburgring最速单圈的Niki就曾率其他车手杯葛这场比赛,因为这条23公里赛道的安全措施令人无法心安。可叹的是,多数车手仍表决愿意如期开赛。正式赛当天,由于场地湿滑,多数车手选择以湿地胎开跑,除了熟悉该赛道的老手Jochen Mass之外。果然,才跑了一圈路面便转乾,包括领先起跑的Hunt等多数车手返回Pit换乾地胎,Mass趁机取得领先。换胎后的Niki试图追回时间,却在第二圈Bergwerk弯道前的左弯中,因为后悬吊失灵而滑出跑道撞上路堤。Niki的Ferrari 312T2弹回跑道并起火燃烧,在4位车手合力抢救下,Niki虽被拖离火海,却遭严重灼伤,以直昇机送医急救。

《决战终点线》最惨烈的战役早在N?rburgring开赛前,Lauda就有着不祥的预感,虽然召集其他车手拒赛,但无奈赛事最后还是照常举行。
德国站重新起跑,最后是由James Hunt获胜。头部、脸部灼伤、多处骨折、肺部及血液因吸入高热毒气而受损的Niki,原本已宣告急救无效,却在尔后数天中,靠惊人的意志力从鬼门关兜了回来。N?rburgring赛道因这起事故自F1赛程除名,而Niki则在6週后头上裹着渗血的纱布拿下义大利站第四名。在Niki复原期间,James将两人积分差距拉近,使得日本的富士赛道成为决战一役。该正式赛当天大雨滂沱,James和Niki分别从第二、三位起跑。到了第二圈,Niki因脸伤影响安全毅然退出比赛,使得第三名完赛的James最后以积分1分之差夺下冠军。

《决战终点线》最惨烈的战役险恶的1976年德国站赛事,在该年的可怕意外之后,N?rburgring便自F1赛程中除名。
《决战终点线》最惨烈的战役Lauda的Ferrari赛车在N?rburgring赛道起火燃烧,他虽被拖离火海,却遭严重灼伤。
《决战终点线》最惨烈的战役1976的日本富士站实况,这场比赛考验Hunt和Lauda的最后勇气,从某种角度想,他们两人都是克服自我的胜利者。
《决战终点线》最惨烈的战役这个历史性的一刻,是1976年日本站赛后,McLaren车队经理告知Hunt其对手Lauda退出了比赛,因此他赢得了最后总冠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