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L生活墙 >咖啡店通告划叉挑战拒付‧黄伟益获免服务费 >
2020-06-25

咖啡店通告划叉挑战拒付‧黄伟益获免服务费

咖啡店通告划叉挑战拒付‧黄伟益获免服务费(槟城11日讯)餐饮业在店外张贴徵收10%服务费告示,身为消费人的丹绒区国议员黄伟益以身试法,挑战新世界旧街场白咖啡连锁店,在该店消费后拒付10%服务费,并在通告上打一个大“叉”表明拒付,最后成功争取扣除费用。黄伟益週六在新世界旧街场白咖啡连锁店召开记者会,消费68令吉50仙(包涵GST)后,直接取了麦克笔在餐厅“收取服务费”的通告上打一个大“叉”,并向餐厅员工表明拒付服务费;语毕也向店内的其他食客表明,消费人有权拒付服务费。当下餐厅员工拨电向主管请示后,主动免除向他收服务费,隔壁桌顾客先行缴单,也一样争取免付10%服务费。满意服务主动给小费黄伟益因对餐厅服务相当满意,事后主动付了1令吉50仙的小费。这项记者会的召开原本是谈论服务费;他建议贸消部在下次国会儘早立法,强制业者不可针对核心业务收取消费税,以减轻消费者负担。他认为,消费者有权享有服务而勿需额外支付相关费用;最好的方法就是贸消部修改1972年商业说明法令,直接禁止服务业向消费者收取服务费。他说,餐饮业属于服务业,为顾客提供服务是他们的核心业务,因此,他们不该强制向消费者收取服务费,包括制定服务费的收费率或理所当然把所谓的“小费”列入单据内。“难道我们没给服务费,他们就不会提供服务了吗?这些都是不可能的,否则他们或可考虑转到自动贩卖机的服务。”鼓励商家免服务费招客他提到,当然餐饮业不能因为收取服务费后而减低员工的薪水,他们仍需遵守最低薪金制。餐饮业者置放通知信并不足够,因为没人确定这笔服务费最终是否分配到员工手中。“除非业者有额外提供不同服务如聘请歌手驻唱,就可向顾客收取献唱费用等服务费;当然若要争取客源,我鼓励商家以不收取服务费来宣传,反而可招揽更多顾客。”黄伟益说,在现阶段,全国消费人必须善用本身力量合力杯葛收取服务费的餐馆;尤其是外带更是不用缴付任何的服务费;当然废除服务费后,餐饮价格或难免提高,但至少消费者有权力选择是否继续进内用餐。他披露,去年已在国会相关建议,禁止服务业者对核心业务收取服务费;副财长阿末马斯兰也认同服务费必须以另一个用词取代。他称,如今国会将在5月18日复会,届时希望可儘快立法,立法之前也应给业者3个月的宽鬆期适应新法令;一旦法令生效后,政府必须严厉执法,最重要不该一方面禁止业者收费,另一方面又援引反暴利法对付商家,否则商家会无所适从。连锁店负责人:以制定标準行事针对黄伟益拒付服务费,旧街场白咖啡连锁店负责人受询时回应说,由于负责同事週六休息,因此不接受媒体的访问。不过,她补充,该店是以当局制定的标準行事。誉玉芝盼明白餐饮业辛劳槟城姑苏广存堂茶酒楼公会会长誉玉芝说,丹绒国会议员黄伟益鼓吹消费者不给服务费的做法不恰当,她希望对方明白餐饮业的辛劳,勿刁难合法收取服务费的业者。她说,政府已规定雇主依据劳资合约,把收取的服务费均分给员工,但是黄伟益的做法犹如不体恤餐饮业打工一族的付出。她说,餐饮业比一般行业付出更多劳力,每个环节都需耗精神与体力。她希望黄伟益能理解,餐饮业所收取的服务费将全部用于员工福利,并不是外界指的只有公司赚取,因劳资合约已清楚说明服务费需员工均分,因此,希望黄伟益勿刁难其他同业。她透露,各种餐饮业的服务费巴仙率不同,一般中餐馆5到6%,附属酒店或连锁的餐饮业因为公司部门多,因此收10%,若黄伟益不满,或许可以建议政府收取服务费的顶限。“你可以分等级,一般普通餐馆可以收2%,其他5到6%,不要强逼人家。”她说,目前餐饮业员工除了靠基薪,也依赖服务费的分红,新年期间他所知道的同业中,平均每人可获得一千多令吉的服务费过年,可见服务费对餐饮业打工一族的重要性。杨映波:告示划叉属破坏物品前律师公会主席拿督杨映波指出,黄伟益在乔治市旧街场白咖啡连锁咖啡馆内的告示画个大叉,是属于破坏私人物品。业者不满可通过民事诉讼起诉黄伟益。他说,因地点属于旧街场範围,加上告示属于旧街场餐厅拥有,黄伟益的做法确是未触犯破坏公物的刑事法律,惟属破坏私人物品,业者若不满,是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起诉。谈到拒付10%服务费,他表明,虽然收取服务费没有法律地位,但商家张贴告示说明后,消费者仍同意在该餐馆用餐,等同接受其收费。他说,若消费者在消费后拒绝缴付服务费,商家是可以提出民事诉讼,但是服务费的数额不大,採法律行动属于不实际的做法。“民事诉讼只能要求消费者缴费数额不大的服务费,但不能要求赔偿。”‧2015.04.11